>

储楚艺术摄影和书法之间,中国顶级紫砂壶大师

- 编辑:德甲赛程 -

储楚艺术摄影和书法之间,中国顶级紫砂壶大师

图片 1

 

如果以时间来划分的话,铁观音 紫砂壶大致可以分为明清以前的古壶,和二十世纪以后的近当代壶。1950年至1960年的宜兴紫砂壶,是其中一个具有明显时代特征的品种,这个时期的紫砂工艺,可以说是紫砂制造工艺能够流传至今、发扬光大的一个重要原因。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历经战乱的宜兴紫砂从业者仅存五十多人,而制壶的老艺人更只剩下二十多人。在人民政府的扶持下,老艺人组织起了合作社,恢复了紫砂壶的生产。这个时期出现了朱可心、王寅春、蒋蓉、顾景舟、吴云根、裴石民等一批壶艺大师,这些大师的作品,精品迭出,砂质优良,工艺规范,受到了壶具收藏爱好者的追捧与青睐。

据英国《每日邮报》8月14日消息,家住在肯特郡林姆尼港野生动物园(Port Lympne wild animal park)的大猩猩安巴姆今年已满24周岁,体重220公斤,但却能“人模人样”的直立行走。报道称,它直立行走的照片已被百万人点击观看。

终于坐下来决定写完这段文字。此前不是无暇而是不能够,纠结于对于储楚的艺术,很难找到一个得以清楚表述的方法。

图片 2

  安巴姆模仿人类直立行走的习惯已经被全世界熟知。在肯特郡林姆尼港野生动物园,安巴姆像照片里那样悠闲的散着步,并且非常享受这个过程。今年上半年,它刚满24周岁,与其他西部低地的四肢着地行走的大猩猩不一样,安巴姆能完美的协调两条后腿的平衡。2011年安巴姆直立行走的照片上传到互联网上后,已经有数百万人点击观看。公园发言人称,安巴姆直立行走的的习惯已经影响到了它的妹妹坦巴和两岁的侄儿卡巴莱。

  一方面可能是曾经的师徒关系和一向的友情反而会影响评价的客观性,另一方面她的艺术跨度、方式和趣向与众不同,令作品难以类归定性,很多含混不清间杂闪烁的东西或无法捕获或无法表述。不过,幸好我们之间从艺术趣味到手段之间都有着默契,我想索性选择随性散漫的方式来漫谈,希望有所会义。

顾景舟  
曹婉芬  
吕尧臣  
张佳龙  
蒋蓉  
张 汉 军  
朱 晓 伟  
张 普 泉  
梁 秋 冬  
徐 杏 君  
卜 晓 兰  
沈 书 良  
金 晖  
徐 晏   
贺 洪 梅   
陈 洪 新   
杨 小 泉   
葛 益 民   
周 伟 光
范 晓 芳   
夏 洪 西   
董 正 红   
吴 春 华   
朱 丹   
清 泉 堂   
江 宏  
许 智 平  
邵 俊 棠  
江 建 群  
刘 明 星  
葛 二 麟  
蒋 翔 宇  
潘 明 星

  据悉,安巴姆1990年出生于豪利特野生动物园(Howletts),目前是林姆尼野尼野生动物园里最大的猩猩,重约220公斤,而西部低地的大猩猩的一般寿命为30到50 岁。

  “物非物—工具”系列,应该是储楚在就读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研究生期间选择确定静态影像研究方向后最早期的作品之一,也是她最重要的作品。我认为这也是她后来一系列以“物非物”命名的作品中具有灵魂地位的作品。

更正信息如下:

  当时作为一个在新媒体艺术背景下初涉摄影创作的学生,储楚在这最初的作品中表现出的细腻情感和胆识远超常人,加之此前的源流无迹可寻,更是令我非常意外和欣喜。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它的与众不同之处首先是慑人的力量,而且意外地来自无生命的工具。其次是有效驾驭并超越了符号化的危险陷阱,换句话来说,她所使用的作为景观的道具——日常工具——那些架设于天地间的剪刀榔头,符号化甚至偶像化特征是非常明显的,在今天这个泛观念化的艺术作品成为乏味与新教条代名词的时代,在我看来这绝对是冒险的事情,然而储楚以她的独特能力化解了这种宿命。照片中虚化与连绵的灰阶笼罩下,工具主体的强势地位本因带有的那种冰冷的、符号化的特征褪去,令人惊奇地化为某种诗意:对来自平常物的尊严表示的敬意、对过往生活的温情追忆。不知道是不是女性艺术家共有抑或储楚特有的气质,反正“物非物—工具”系列作品成功地实现了一种转换,从类型学式美学的外表,转向极度个人化的内省和体验;从有机体被剥夺个性到赋予无机物性情。

蒋蓉 谭泉海 汪寅仙 徐秀棠 吕尧臣 徐汉棠

  我觉得这还不是储楚的全部意图,因为有两位对她产生很大影响的艺术家:被称为哲学摄影家的杉本博司和阿布拉多·莫雷尔,这两个名字应该能帮助我们进一步找到储楚作品的脉络。杉本博司致力与拍摄“物的历史”与把时间作为主题;阿布拉多·莫雷尔则揭示了去除经验参与后的天真而直接的观看。两位艺术家借助大画幅黑白银盐图像展现定力与思辨,对储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或许哲学意味是她的初衷,也是她作品的合理内核。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

  此后储楚的另外一件巅峰作品:物非物系列的“物非物—容器”面世,这套作品也许会令观看者感受到失语的震憾。我羡慕她的那种直觉与感受的能力,能找到最最合适的方式宣泄出来。相比工具系列,“容器”不是温情脉脉地移情与怀旧,而是制造巨大能量。微不足道的日常容器形成的超现实纯黑在我看来是力的美学,确实少见。排除观念价值,这套作品的视觉魅力更是极为值得称道的。与储楚其它作品一样,对于作品的视觉呈现方式与细节推敲和创作过程中的百般折腾,极端不厌其烦是我的视野中绝无仅有的一例。摄影传统大画幅以及银盐影像的偏爱,造就储楚作品的影调与结构的考究,也正是这种带有修行色彩的创作方式赋予影像以内敛深沉的气质。物非物系列的陆续展开演进出“物非物——城市”、“物非物——果实”等系列,我们把它看作同一脉络同一源流,就不难被解读了。顺便提及,除了以上提到的外,她的作品“拥抱”是我最爱。

鲍志强 周桂珍 李昌鸿 何道洪(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本文由网络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储楚艺术摄影和书法之间,中国顶级紫砂壶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