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志摩诗集,在不知名的道旁

- 编辑:德甲赛程 -

徐志摩诗集,在不知名的道旁

  草上的露珠儿

  什么无名的苦痛,悲悼的新鲜,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颗颗是透明的水晶球,

  什么压迫,什么冤屈,什么烧烫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新归来的燕儿

  你体肤的伤,妇人,使你蒙著脸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在旧巢里呢喃个不休;

  在这昏夜,在这不知名的道旁,

  飞扬,飞扬,飞扬,──

  诗人哟!可不是春至人间

  任凭过往人停步,讶异的看你,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还不开放你

  你只是不作声,黑绵绵的坐地?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创造的喷泉,

  还有蹲在你身旁悚动的一堆,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嗤嗤!吐不尽南山北山的璠瑜,

  一双小黑眼闪荡著异样的光,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洒不完东海西海的琼珠,

  像暗云天偶露的星稀,她是谁?

  飞扬,飞扬,飞扬,──

  融和琴瑟箫笙的音韵,

  疑惧在她脸上,可怜的小羔羊,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饮餐星辰日月的光明!

  她怎知道人生的严重,夜的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诗人哟!可不是春在人间,

  她怎能明白运命的无情,惨刻?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还不开放你

  聚了,又散了,过往人们的讶异。

  等著她来花园里探望──

  创造的喷泉!

  刹那的同情也许;但他们不能

  飞扬,飞扬,飞扬,──

  这一声霹雳

  为你停留,妇人,你与你的儿女;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震破了漫天的云雾,

  伴著你的孤单,只昏夜的阴沈,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显焕的旭日

  与黑暗里的萤光,飞来你身旁,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又升临在黄金的宝座;

  来照亮那小黑眼闪荡的星芒!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本文由现场风采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徐志摩诗集,在不知名的道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