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冢中的岁月,徐志摩诗集

- 编辑:德甲赛程 -

冢中的岁月,徐志摩诗集

  我独立在高山的峰上;

  白杨树上-阵鸦啼,

  康桥,再会吧;

  去罢,人间,去罢!

  白杨树上叶落纷披,

  我心头盛满了别离的情绪,

  我面对著无极的穹苍。

  白杨树下有荒土一堆:

  你是我难得的知己,我当年

  去罢,青年,去罢!

  亦无有青草,亦无有墓碑;

  辞别家乡父母,登太平洋去,

  与幽谷的香草同埋;

  亦无有蛱蝶双飞,

  (算来一秋二秋,已过了四度

  去罢,青年,去罢!

  亦无有过客依违,

  春秋,浪迹在海外,美士欧洲)

  悲哀付与暮天的群鸦。

  有时点缀荒野的墓霭,

  扶桑风色,檀香山芭蕉况味,

  去罢,梦乡,去罢!

  土堆邻近有青磷闪闪。

  平波大海,开拓我心胸神意,

  我把幻景的玉杯摔破;

  埋葬了也不得安逸,

  如今都变了梦里的山河,

  去罢,梦乡,去罢!

  髑髅在坟底叹息;

  渺茫明灭,在我灵府的底里;

  我笑受山风与海涛之贺。

  舍手了也不得静谧。

  我母亲临别的泪痕,她弱手

  去罢,种种,去罢!

  髑髅在坟底饮泣。

  向波轮远去送爱儿的巾色,

  当前有插天的高峰;

  破碎的愿望梗塞我的呼吸,

  海风咸味,海鸟依恋的雅意,

  去罢,一切,去罢!

  伤禽似的震悸著他的羽翼;

  尽是我记忆的珍藏,我每次

  当前有无穷的无穷!

  白骨放射著赤色的火焰——

  摩按,总不免心酸泪落,便想

  却烧不尽生前的恋与怨。

  理箧归家,重向母怀中匐伏,

  白杨在西风里无语,摇曳,

  回复我天伦挚爱的幸福;

  孤魂在墓窟的凄凉里寻味:

  我每想人生多少跋涉劳苦,

  「从不享,可怜,祭扫的温慰,

  多少牺牲,都只是枉费无补,

  再有谁存念我生平的梗概!」

  我四载奔波,称名求学,毕竟

  在知识道上,采得几茎花草,

  在真理山中,爬上几个峰腰,

  钧天妙乐,曾否闻得,彩红色,

  可仍记得?——但我如何能回答?

  我但自喜楼高车快的文明,

  不曾将我的心灵污抹,今日

  我对此古风古色,桥影藻密,

  依然能坦胸相见,惺惺惜别。

  康桥,再会吧!

  你我相知虽迟,然这一年中

  我心灵革命的怒潮,尽冲泻

  在你妩媚河身的两岸,此后

  清风明月夜,当照见我情热

  狂溢的旧痕,尚留草底桥边,

  明年燕子归来,当记我幽叹

  音节,歌吟声息,缦烂的云纹

  霞彩,应反映我的思想情感,

本文由现场风采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冢中的岁月,徐志摩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