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章垿诗集

- 编辑:德甲赛程 -

徐章垿诗集

  你去,我也走,我们在此分手;

  问谁?呵,这光阴的播弄

  匆匆匆!催催催!

  你上哪一条大路,你放心走,

  问谁去声诉,

德甲赛程,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

  你看那街灯一直亮到天边,

  在这冻沈沈的深夜,凄风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你只消跟从这光明的直线!

  吹拂她的新墓?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你先走,我站在此地望著你,

  「看守,你须用心的看守,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

  放轻些脚步,别教灰土扬起,

  这活泼的流溪,

  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

  我要认清你的远去的身影,

  莫错过,在这清波里优游;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直到距离使我认你不分明,

  青脐与红鳍!」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再不然我就叫响你的名字,

  那无声的私语在我的耳边

  不断的提醒你有我在这里

  似曾幽幽的吹嘘,——

  为消解荒街与深晚的荒凉,

  像秋雾里的远山,半化烟,

  目送你归去……

  在晓风前卷舒。

  不,我自有主张

  因此我紧揽著我生命的绳网,

  你不必为我忧虑;你走大路,

  像一个守夜的渔翁,

  我进这条小巷,你看那棵树,

  兢兢的,注视著那无尽流的时光——

  高抵著天,我走到那边转弯,

  私冀有彩鳞掀涌。

  再过去是一片荒野的凌乱:

  但如今,如今只余这破烂的渔网——

  在深潭,有浅洼,半亮著止水,

  嘲讽我的希冀,

本文由现场风采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徐章垿诗集